当我离开了,明白了为什么读书,从来没有这样痛苦的领悟。

情况多是这样,在80-90年代,多数长辈们对这个时代的变化的了解很有限,似乎他们的共识就是,读书是最有效的路径。我想说那些年,一群对世界所知甚少的人们,积极地指导着晚辈们的方向。这样的现象在90/00后的就没有那么明显了,他们变得没有那样全身心的压力吧。admin#striverbar.com

而且,年轻人总这样,越是周围期待的事情,越容易适得其反。但大家成功地将观念统一了,比如“到大学就可以享受自由自在了”,“女生不适合理科”。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努力,并没有多少感觉,更多地觉得是当时是认真的,毕竟是全职的学生。因此我领会了一点,学习不差才能有时间玩,到现在也还适用吧。

回头看,大学于你我,是时候决定未来方向的主要时间。高中以前,是很少有机会思考这些的。很遗憾,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也没用人给我指路。事后,我安慰自己说:轻松地过4年,也是不错的经历。事实是这些,经过时间洗礼,留给我的,越来越少。功利主义不适用于所有人,但大学期间寻找方向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毕业后,我深刻领悟了自己的无知。科学知识只是小部分,我连自己都不了解,连自己的未来没有自信。除了学术知识的脱轨,我历史观也备受冲击,我了解了二战期间欧洲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的反思,古语有些精粹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。而且,学校还沉浸在“天朝上国”的定位里,没有意识到我们的落后。

我认识到唯物主义的恐怖,没有宗教信仰。然后,我重新认识了哲学,并慢慢明白多少年来,为什么所谓“不科学”的宗教长盛不衰。我理解了宗教信仰,它解救了那些意识到“生命有限”、“渺小”时存在的意义。这样可以让人生是自我约束,而不是放纵。

我是懊恼的,在最合适的时间没有完成这些。此外,我想表达的是,还不是太晚,我们可以坦然在学校以外习惯读书,在这个股市风靡的时候,分享一句话:书就像股票,一年年地给我们分红!

人月神话